寻根与记忆》(选录· 后记)

2020-12-23 20:46

《我的家——寻根与记忆》

黄文杰 杨文祥 编著

(选录· 后记)

 

后记

 

《我的家——寻根与记忆》一书,是从2019年12月开始动笔编写的。

写完全书尾声的最后一个字,查看一下日历,今天是2020年12月17日10:35,星期四,整整写了一年的时间。

全书正文共计11.5万字。另有附录一册,内含三份附件,共3.8万字,与本书相配套。全书正文与附录,共计15万余字。

全书分上篇:寻根——黄氏宗族溯源下篇:记忆——我的家尾声三部分组成。

《上篇:寻根——黄氏宗族溯源》部分,2.9万字,是老伴儿杨文祥在对大量史料进行检索、筛选、归纳、考证、辨析、整理的基础之上,编著而成。

《下篇:记忆——我的家》部分,8.6万余字,基本由我撰写的回忆文章构成。

最后,全书由老伴儿完成统稿与文字润色工作。

 

实际上,这本书的准备工作,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

 

《我的家——寻根与记忆》这本书的下篇,即《记忆——我的家》这部分的写作,是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通过对往事的一点一滴的回忆,回忆文章的撰写,再加上对相关资料的搜集与整理才得以最后完成。

 

1969年,我18岁时父亲去世,两年之后,1971年,母亲去世。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我接连失去了双亲,尤其是母亲的去世,令我痛不欲生。每当春节到来,亲人团聚,我都会想起父母。每当清明节、母亲节、父亲节祭奠和缅怀父母时,便油然回想起父母生前的往事。每当此时,我总是禁不住为自己没有在父母生前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更好的照顾,更贴心的慰藉而内疚与自责……

父母离开我们之后,大哥、二哥、二姐、三哥、大姐、五哥也先后离开了我们。每当我缅怀父母,思念亲人,回忆往事的时候,哥哥姐姐们的音容笑貌,便一一在我眼前浮现。

就这样,我时断时续地写出了几十篇以忆旧为内容的博文和日记,构成了本书下篇的基本内容。

在撰写回忆文章的同时,在不知不觉之中,萌生了回溯我们黄氏家族的源头这一寻根愿望。寻根,探寻我们究竟是从哪里来,这是人类普遍的精神诉求。因此我相信,这必然也是我的父母和姊妹兄弟共同的心愿。为此,结合我和老伴儿退休后所制定的《自驾旅行 走遍中国》这一旅行规划,我们踏上了我们黄氏家族的寻根之旅。

 

结合《东北东蒙故乡行——寻根寻梦之旅》,我和三哥、四哥、六哥等一行七人,回到了阔别56年之久的农安老家亮衣门村。随后我们告别了农场的亲人,前往满洲里、牙克石、富拉尔基、加格达奇、伊春等父亲当年经商走过的边城,感受父辈创业的艰辛。

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们来到了山东烟台黄县的黄村,翻阅了黄村宗祠的族谱;

我们来到了黄河壶口,在亲眼目睹壶口瀑布万马奔腾般的壮观的同时,在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供奉我们中国人共同祖先的祖宗祠堂里,查找到了我们黄氏家族的“黄氏家训”;

在山东东营市黄河入海口,我们眺望了黄河入海烟波浩渺的雄浑;

在蒙蒙烟雨中,我们爬上了云雾笼罩的黄山光明顶,观看了难得一见的黄山云海的奇观……

 

黄县、黄河、黄山,这些与我们黄氏家族的族系源流有可能存在某种内在联系的地点和景点,我们都尽可能地一一造访,试图在这些地方,寻觅到我们黄氏先祖的历史足迹,感受到我们黄氏先人遗留在天地之间的钟灵与秀气。每到一地,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触景生情,感叹我们黄氏宗族的源远流长。

我们的这一历时十年的“寻根寻梦之旅”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连同相关史料的搜集、研究与辨析,便构成了本书《我的家——寻根与记忆》的上篇《寻根——黄氏宗族溯源》的基本内容。

 

夕阳几度,山河长存。我们终归将离开尘世,同我们的父母和我们的历代先祖一样,或化为清风一缕,或凝作微尘几粒,回归自然。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