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辉翠2: 耽误的不会是别人

2020-12-24 13:23

京剧是国粹,我能被记住的就当“辉翠”吧!

我们时代个人进步的标志是成为少先队队员、共青团团员、共产党员。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沐浴着党的光辉、毛泽东思想,我们快乐幸福成长。后来少先队变成红小兵,初中高中有了红卫兵。我记得入少先队戴红领巾的庄严与快乐。那是红旗的一角,是继承先烈遗志、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最早宣誓。没有忘记那天吃了红鸭蛋,高年级少先队员给自己系上红领巾。红小兵我没有入列。红卫兵是在高中最后一个学期,全班大部分同学都成了共青团员后,我被批准加入红卫兵,成为这个班最后半学期的红卫兵中队长。


走出中学,勤工候业,离开父母,下乡插队。在农村的第一个秋天,大队团支部发展我入团,我填好了志愿书。没有下文,一年后得知团支书招工离开农村了,我的入团志愿书不知踪影。光板继续,插队知青。不到19岁的下乡第三个年头,大队支书、生产队指导员、下乡工作队负责人,找我谈话,让我写入党申请书。我胆怯地问,我不是共青团员,没有入党资格啊。共同的回答是,共青团员是党的助手,不满一定年龄的青年应该是先团员再入党,但不是必需的。我在生产队被安排负责农科,开展了一些农科实验,推广良种,科学种田管理。最记得的是那年接受杂交水稻推广试验任务。我们生产队取得很好的成绩,我还是田间竖起大牌子的良种推广大田实验区的副指挥长,每个生产队出一个,指挥长是县农业局领导。我的生产队是县委书记的点,每年春耕、双抢、秋收,县委书记都要带一工作队进驻,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那年还有严重的倒春寒,水稻种植受到影响,损失了很多良种。那年共和国经历了最悲痛事件,也经历了最决断的变化。我在那年,参加了县、区先进知识青年先进代表大会,第一次成为县级政府、党委批准的先进工作者。在南宁市的区先进知青代表大会签名宣誓,扎根农村一辈子,填表推荐区先进知青表彰对象的环节,我离开大家去玩了。我没有准备好扎根农村,滚一辈子泥巴。


我真的没有准备好“滚一身泥巴,练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积代会后返回生产队,生活继续,有点期望秋冬开始的招工、推荐上大学、入伍。最悲伤时刻、最决断时刻,与全国人民一道度过。晚稻后期管理、秋收进行着,我的愿望一个个落空,而当时在区先进知识青年大会签名表态的同龄同况知青相继入党、招工、提干了,我仍旧挣着每天10个工分。我咋个不签名、不表态啊?


最决断时刻过去,组织没有忘记我,发展我入党。我很激动,写了入党申请书,组织讨论,征求意见后,发给我入党志愿书,我回家请教老党员,搞清当时组织最关心的家庭社会关系,完成了神圣庄严的入党志愿书填写与上交大队党支部。冬天参加农田基本建设与基干民兵训练,生产队有20来个男女劳动力到了公社永红大队最靠近大山的一个村子修水渠。当地农户腾出房屋,让我们这些自带粮食工具的修水利农民兄弟居住,基干民兵还要参加训练,公社武装部与大队干部负责,一星期有两天不用到工地挑土、扛石头、挖渠,到平坦草地山坡喊杀、杀、杀,立正稍息,左刺,右挡,后退,前进,跑步走,进行民兵训练。


我训练时,拿的是自动冲锋枪,蛮威武的,我是基干民兵副排长,其他人拿的是半自动步枪。冬天下雪,出不了工,放假,好多社员回家了。接到通知,回大队参加支部大会,讨论新发展党员对象的入党申请。我有点怕,既是怕不能通过,又怕要从此滚一辈子泥巴了,又不想放弃,就以留守看护工地为由头,没有回去。结果很自然,缺失是不可能表决的。


当年冬天还有一件至今还感到惋惜的事,全公社800多名知青有一个征兵名额,我进入最后体检,本以为万无一失,最后拦在总检医生的最后一关。他是来自桂林市医院,看了我穿着的解放胶鞋,边缘湿了一圈,就说香港脚,有脚气病,不合格。我当时就懵了。好不容易到这一步,生产队出发来公社医院时,是想像样点,不像平时打赤脚走路,就专门穿了胶鞋来的,走了3公里多才到。体检时,被汗水湿透的胶鞋没有干,前面几关都没有当回事,最后卡了。想方设法也没用。当天我还专门坐班车30多公里,追着征兵体检队到了县城,到县武装部,找接兵、征兵负责人反映。没用。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